<dl id="pxn5t"></dl>
<i id="pxn5t"></i>
<thead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thead>
<dl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del></dl>
<ins id="pxn5t"><listing id="pxn5t"></listing></ins><ruby id="pxn5t"></ruby>
<thead id="pxn5t"></thead>
<listing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listing><var id="pxn5t"><i id="pxn5t"></i></var>
<ins id="pxn5t"><noframes id="pxn5t"><cite id="pxn5t"></cite><thead id="pxn5t"><cite id="pxn5t"><dl id="pxn5t"></dl></cite></thead>
<progress id="pxn5t"></progress>
<cite id="pxn5t"></cite>
首頁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感悟 >> 正文

用青春守望苗鄉“梅花”綻放

 

2020-12-18 15:00:00  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  

  2020年8月31日,我走進了貴州省臺江縣二中七年級4班的教室。雖然已經做了充分的心理準備,但從大學生到支教老師的巨大轉變,還是讓我緊張得在講臺上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那一刻,我想起了報名支教時的滿腔熱血,想起大四那年一次次的支教培訓,想起了研究生支教團出征時我們曾許下的莊重誓言。

  說實話,剛剛走出大學校園的我,“搖身一變”站上三尺講臺,成為一百多個孩子的語文老師、51個孩子的班主任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!安划敿也恢衩子望}貴”。在走上這個崗位之前,我們都沒料想到“老師”二個字的背后居然有這樣沉甸甸的責任和壓力。初中的知識內容需要復習和整理、授課的方式要不斷訓練和打磨、班主任的各種工作要盡快熟悉、與學生做德育工作要和前輩“取經”……初為人師的我們,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,有孩子、家長們的期望,有服務學校和母校的信任,所以我們支教一行人忙碌著、前行著,只為用一年不長的時間,為學生、為臺江二中的基礎教育,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。正所謂“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只顧風雨兼程”。

  時間一天天過去,我們來到二中一三月有余。在這近百天的日月交替間,我們陪伴孩子們經歷著青春的成長。從初報道時孩子們生怯怯又好奇的四處打量的眼睛,到熟悉后圍著我嘰嘰喳喳停不下來的小嘴;從教師節一句句靦腆可愛的祝福,到運動會上一張張跑得通紅的青春面孔……不知不覺間,我欣喜地發現,剛開學時字寫得像小蚯蚓的姑娘,已經能寫出讓我感動的作文;原來一上課就等著下課玩耍的“小刺頭”開始舉起手來回答課堂的小問題;班干部們安排的工作像模像樣,儼然成了班級的小主人;十幾歲的孩子們個頭也如竹拔節,還有幾個不經意超過了我許多。

  “支教一年,自教一生!痹诤⒆觽兊闹R、心智同個頭一起水漲船高之時,我們這群東林支教人也悄然成長起來。從最開始,我們講課時生怕孩子們不感興趣,到對班主任的繁瑣工作一頭霧水,遇到學生成長中的問題無從下手,再到后來,每周的十多節課與早晚自習,成為了我們與孩子們一起天馬行空的快樂源泉,再到在前輩們的指導和幫助下,我們的工作都能按部就班地完成,班里的孩子們敞開了心扉,周末偶爾來到我們的小家做客。我們完成了屬于支教人的蛻變,也獲得了專屬于支教人的那份成長與收獲。

  成長與收獲之余,我也在臺江感受著心靈的治愈與震撼。我的班里有位聽障小姑娘,她有些內向,但學習很努力,書本上的筆記總是寫得工工整整。有一天,小女孩在作文里問我,為什么對她笑。我在作文后寫:因為你今天的辮子很好看。從那以后,她總會在課間悄悄給我塞一張小紙條。小紙條上寫著她想說的心里話,還有可愛的小插畫。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,她就羞澀地跑開去了。后來每次我笑著與她對視,她沒再避開,而是回以一個靦腆的笑容。

  11月中旬,在學校負責同志的帶領下,我們支教四人前往施洞進行家訪。汽車在險峻的山間公路上行駛了近一小時方抵達目的地。同行的麥老師是地道的北方人,見到那幢略顯老舊的木屋時,她顯得有些不敢置信。木屋里還用著最傳統的明火取暖方式,墻壁上“上了年紀”的海報被煙熏得發黑?吹轿覀兊絹,熱情的苗鄉人招呼著、歡迎著,不顧我們的推辭拿出滿桌的水果和佳肴。家長們關心孩子的學習和成長,對我們說的最多的除了“感謝”,還有“需要”。這種被需要,是我成為支教老師之前從未感受過的。

  前幾日,我與麥老師批改完作業,在校園里散步。一抬頭竟然看見了一株梅樹。麥老師問我:“這樹,會開花嗎?”我看了看灰色的樹枝上,星星點點鼓起了不起眼的花苞。我說一定會的,咱們且等且瞧吧!園里這一樹不起眼的梅花,正如這里的孩子們,終有一天會熬過寒冬,在秀麗的苗嶺綻放開來。

 。ㄗ髡撸褐x歡,東北林業大學研究生支教團臺江分隊成員,現服務于貴州省臺江縣第二中學。)

責任編輯:李彥龍
>延伸閱讀
poronovideos比利时极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