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pxn5t"></dl>
<i id="pxn5t"></i>
<thead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thead>
<dl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del></dl>
<ins id="pxn5t"><listing id="pxn5t"></listing></ins><ruby id="pxn5t"></ruby>
<thead id="pxn5t"></thead>
<listing id="pxn5t"><del id="pxn5t"></del></listing><var id="pxn5t"><i id="pxn5t"></i></var>
<ins id="pxn5t"><noframes id="pxn5t"><cite id="pxn5t"></cite><thead id="pxn5t"><cite id="pxn5t"><dl id="pxn5t"></dl></cite></thead>
<progress id="pxn5t"></progress>
<cite id="pxn5t"></cite>
首頁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故事 >> 正文

與“另類”學生相處感受別樣快樂

 

2020-11-02 15:46:00  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  

  轉眼間,一年的支教時光已悄然流逝,歸家的鐘聲也即將響起。

  然而,我這一年的支教生活與大家所熟悉的可能有所不同:我的舞臺不是講臺,而是辦公室;我常用的辦公軟件不是PowerPoint,而是Excel;我的工作不是授課,而是班級管理和行政事務。正是這樣“另類”的工作,使我有時間接觸“另類”的學生,發生著“另類”的支教故事。

  家校共育難實現

  某次查課期間,我發現樓道底蹲著兩個女生,走近一看,原來是我們班的小謝和小李。小謝的睫毛濕潤,眼角還泛著淚光,我連忙上前詢問發生什么事了。原來是手機被班主任沒收了。我教育她:手機是禁止帶進學校的,你這是明知故犯,被沒收也是理所當然。小謝一邊哭泣一邊激動地說道:“我不帶手機,我爸聯系不到我,會打我的!笔篱g上還有這樣的父親?我難以置信,連忙安撫她的情緒,并詳細了解她家里的情況。

  原來,小謝生活在一個離異家庭,她跟著爸爸和奶奶一起生活。她的生活費主要來源于她的奶奶。令我震驚的是她爸爸喝醉時會打她。聽到這些時,我面上鎮定,內心卻在瘋狂地顫抖。生活在這樣的家庭,生存都成問題,何談安心學習呀!對自己孩子的生活都不顧不問,何談家校共育呀!

  值得高興的是小謝心理健康,性格開朗,積極樂觀,并且一直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?吹竭@樣的小謝,我沉重的內心又感到一絲絲安慰。

  調皮搗蛋的孩子更渴望尊重

  171班有位年級“大姐大”,名叫小朱,她逃課、翻墻外出、打架“無所不能”。正是因為她的“無所不能”,使家長涼透了心,班主任操碎了心,校領導煩透了心。

  國慶放假前一天正好有機會去他們班上自習課,我決定好好會一會這位“大姐大”,給他們好好普普法。課堂上,我以開玩笑的口吻,以小朱為“犯罪分子”原型講了很多罪名和案例,同學們聽得格外專注。只有小朱雙拳緊握,臉上露出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。臨近下課時,我發現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小朱表情僵硬,嘴唇緊閉,臉頰上有淚水滑過的痕跡。糟糕,我傷到小朱的自尊了!沒想到外表調皮搗蛋的小朱,內心竟是如此脆弱,我感到十分愧疚,決定找她好好聊一聊。

  近一個小時的交流使我更加羞愧,“以貌取人不可取”這么簡單的道理我卻沒有做到。正如她所言,雖然調皮搗蛋,但她是有底線的,違法犯罪之事絕不會做;雖然她有時會頂撞老師,但她對絕大部分的老師都是十分敬重的;雖然她很難考得上高中,并不代表初中畢業就只能去打工,她打算去讀衛校,并且家里也很支持她這想法。

  與小朱的一次交談,不僅刷新了我對她的認識,也使我對“壞學生”這個概念有了新的認知:學生,沒有“好壞”之分,只有做“好事”的學生和做“壞事”的學生。所以無論面對怎么樣的學生,我都不可先入為主,應以尊重、平等的理念為先。

  控輟保學在路上

  中考報名截止的前一天,羅老師問我要不要去小郭家家訪。小郭,初一結束之后,就沒回過學校,無論哪位領導或老師去他們家家訪,都見不到他“本尊”。他是我們學校1062名學生中,唯一一個輟學的,是初三366名學生中唯一一個至今未報考的。沖著他這響當當的“名號”,我必須去見識一下這位“大神”。很幸運,我們此行見到了他本人,并且在我們的“軟磨硬泡”,再加上他父母的“神助攻”下,他答應返校參考中考。沒想到,我們這么容易地拿下了“強攻”了兩年的高地,內心一度自豪不已。

  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,此事并沒有完……

  中考前五天,羅老師接了兩個電話,回來后一臉嚴肅地對我們說:“走,我們去小郭家!薄熬劈c多了哇,這么晚還去呀?”我毫不掩飾自己的震驚。羅老師回答道:“沒辦法,小郭不肯參加明天的體育中考補考,正好他現在在家,再晚我們也得去!本瓦@樣,我們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家訪。

  經過將近半個小時的冒雨前行,我們終于來到小郭的家。小郭在我們到來之前,已偷偷溜到了小伙伴家。半途而廢從來不是我們的作風,在家長的陪同下,我們又去到了他的小伙伴家。然而這次無論我們是動之以情,還是曉之以理,軟硬兼施,他都無情地回復一句“不克(去),不想克(去)”,連理由都懶得說。沒辦法,“正面進攻”行不通,只好做起他小伙伴的工作,希望他明天可以陪小郭一塊去補考,給小郭減少一些擔憂與壓力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小伙伴“助攻”下,小郭終于答應去參加補考。雖不能說順利地完成了所有“任務”,但小郭能順利參加體育中考補考,我們也算不枉此行。

  小郭只是我們眾多的控輟保學對象的一個。但無論如何,作為老師的我們,學生能順利完成義務教育是我們的首要工作,也是我們最低的追求和期盼。

  沒能擔任任課老師、沒能在講臺上揮灑自己的青春汗水是我支教一年中最大的遺憾,但也正是因為沒有繁重的教學任務,使我有時間去接觸這些“另類”的學生,有時間走進他們的世界,走進他們的內心,使我體會到不一樣的溫暖,感受到不一樣的歡樂,得到了不一樣的收獲。正如我們隊長所言:“多年以后,或許記不得班里成績最好的那個同學,但我肯定記得那個夜晚的家訪,只是為了一個學生的體育補考”。

  或許我熟悉的這些“另類”學生,很少能體驗高中生活,但我堅信他們的人生正如他們給我的贈言一樣:花會再開。(南京工業大學第21屆研究生支教團成員梁忠)

責任編輯:李彥龍
>延伸閱讀
poronovideos比利时极品